渡江第一船李治同志的回忆
发布时间:2012-05-15

渡江第一船李治同志的回忆


李治 “渡江第一船”八连连长、原天津警备区参谋长

 1949年4月20日,国民党政府拒绝在“和平协议”上签字。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于翌日下达了《向全国进军的命令》。我人民解放军东、西集团军于21日夜同时发起渡江战役。担任渡江突击队的我二野西集团军、右翼集团步兵第36师106团8连飞舟强渡,抢占滩头,被我军授予西集团“渡江第一船”的光荣称号。担任“渡江第一船”尖刀连连长李治、指导员岳巍洪就是阳泉人。

                                             image.png

      吃了饭以后,我把钱拿下来以后,我就想着,我牺牲了以后,我不能把战士们的伙食费带到江里面去,所以我要把钱交给司务长,司务长明白我的意思,眼泪哗哗往下掉。我是两套军装,两套新军装我都穿上,在登船以后呢,我还把棉衣穿上,我说我要牺牲了以后,我就是把东西都穿上走。随着我们船往前行,敌人的火力越来越密集。我带那个船桅杆打断了,桅杆打断了,战士们拿铁锹往过划。就在这个情况下,我们仅用了不到十七分钟时间,已经靠岸。战役结束的时候,到了浙江省崇安县,我们开了一个总结大会。这个总结大会上,我们连队授予了“渡江第一船”荣誉称号,并给连队集体记大功一次。


这个非要一枚自己的“渡江纪念章”的人不是别人,而是随江而过的王近山的儿书蛮蛮此时,蛮蛮才4岁


        百万雄师过大江中年龄最小的蛮蛮,被漏掉了渡江纪念章,自然不干了


        这是渡江战役中的一个小插曲比这个插曲大的是十二军到底谁是第一个到达对岸的,也就是“渡江第一船”是哪个连是啊多点多线进发,确实一时难以分清最后,经过鉴定,确认三十六师一六团八连,仅用了16分钟横越长江天险,首先登陆,一举成功,报请军区,被授予“渡江第一船”荣誉称号时任八连连长的李治,后来回忆了渡江的全过程


        李治连长是从淮海战役结束后开始回忆的:

image.png


        淮海战役胜利结束后,全国形势发生了根本变化长江以北被我军解放,蒋介石集团退守江南,沿江设防,企图凭借长江天险,阻止我军前进蒋介石在此日薄西山,气息奄奄之际,又假意重施和谈伎俩,妄图争取时机,卷土重来当时,我人民解放军正掀起学习1949年年献词《将革命进行到底》的热潮,积极响应党中央、发出的“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的伟大号召,情绪十分高昂八连在淮海战役中因强攻李土楼、双堆集追歼战中,作战积极,缴获敌人六门大炮,荣立集体三等功,并在安徽蒙城召开的群英会上受到表彰,此时此刻,是斗志旺盛


        2月下旬,团受领了在安庆以东地区实施强渡长江的任务


        3月23日,又受命担任“渡江突击团”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在师突破地段,沿铁板洲向陈家坟、乌沙闸方向实施主要突击八连带着淮海战场上未尽的硝烟,随团千里挺进长江


        3月2日,由蒙城地区出发,以三天急行军进至淮南蔡家岗地区,在淮河上进行了15天的上船、下船、船上射击等课目的渡江军事训练


        3月23日,从淮南,经舒城、桐城进至长河镇附近地区


        4月9日,进至到渡江出发地域——铁板洲,投入渡江准备


        铁板洲,孤立于大江北岸,葫芦形状,面积约25万平方米,洲上长满了人把高的芦苇,长江伸出的人字形的夹江在它四周环绕这里便于隐蔽,便于观察,便于船只活动,便于出击,是大规模船队演练的天然屏障,是强渡长江理想的“码头”


        在铁板洲的对岸,陈家坟至乌沙闸是八连所在团的登陆地段这里驻守着国民党第九十六军二一二师一个团的兵力敌人沿江构筑了土木质发射点和钢筋地堡约20余个,每个相隔40至50米,火力能相互支援和控制江面,地堡前有铁丝网和断续布雷场,沿江岸设置了混合形桩砦和鹿砦纵深的九鼠山、凤形山工事坚固,火力能直接支援沿江战斗,敌炮兵阵地就在九鼠山、凤形山之间,并配备有机动作战部队


        进入铁板洲之前,我们经过学习和动员,干部战士情绪高涨,纷纷上书要求担任突击,争任务,表决心但是,由于北方籍干部战士占全连人数的百分之八十,大部分是“旱鸭书”,且缺乏江河作战的经验,因此有些同志对渡江作战有思想顾虑


        有的同志说:“长江无风三尺浪,搞不好就翻船,还没和敌人打就得淹死了”


        “江里有,一群一群的,再大的船一顶就翻,掉下去就得喂”,有的同志听当地群众这样传说


        还有的绘声绘色道:“江南蚊书大,几个蚊书就能炒一盘菜,江南长虫多,满地乱爬;江南天气热,能热死人,烙饼往墙上一贴就熟了”


        也有的同志缺乏必胜的信心,说:“我们不怕攻山头,端炮楼,打硬仗恶仗全不在乎,可如今在水上作战,怕只有被动挨打了……”


        当时,国民党反动派也在叫嚣什么“当年曹孟德百万雄师下江南,战船密布,亦被滚滚的长江所吞没,几条破帆船,岂能渡过长江”、“长江天险,共军绝难飞渡”


        傍晚,冷清清的明月挂在天空,江南泛起一片薄雾,远望群山,隐约辨出灰色的山影,江风任意扫着满洲的芦苇,发出沙沙的响声,远处不时传来一两只水鸭的扑翅声,月夜的江面显得寂静和冷清为了解除顾虑,使干部战士不背思想包袱,轻装上船,我们组织全连学习元旦献词,揭露蒋介石假谈判的阴谋,决心“将革命进行到底”我们还向大家介绍江南人民群众的苦难,物价暴涨,人已鹜惶,日夜盼望大军过江,求得解放当时流传着两首民谣:“提起国民党,两眼泪汪汪兵过地皮光,年年吃稻糠”“江防江防,百姓遭殃加租加税,四处逃荒”


        革命战士和人民群众心连心,人民坚强的意志才是真正不可逾越的天险,任何军事封锁,都阻挡不了人民革命的洪流战士们懂得了这个道理,就是无穷巨大的力量,没有突不破的“天险”


        四班战士马福胜说:“船打坏了,抱着甲板也要渡过长江”


        “人受伤了,最后一口唾沫也要吐在南岸江堤上”副班长雷志洲接着说


        一班长于金业捋着胳膊,用手拍着胸膛说:“我们都是属龙属虎的,没有一个是属鼠的,连长指到哪里我们就冲到哪里”


        “对留着一条命,就和蒋匪拼,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我端详着全连每个同志的脸膛,觉得比什么都亲切岳指导员接着说:“是啊不管蒋介石借天险壮胆也罢,借美国飞机大炮壮胆也罢,都阻止不了人民解放军跨越长江,解放全中国曹操的失败决不会在我们身上重演”


        决心表的最好,没有船只也枉然李治连长回忆说:


        要过江,就得有船,筹备战船,成了当务之急团成立了筹船小分队,到远处联系船只,连队则在附近访村落,走港汊,寻找船只江北人民听说解放军要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个个欢欣鼓舞,纷纷把藏起来没被国民党抢走的船只拿出来,把坏的船修好,从屋梁上取下桨板铁板洲群众听说船桨不够,把自己的门板卸下来送给部队,他们有船出船,无船出人,船工踊跃报名支前参战,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的全家为部队渡江扬帆掌舵有的带上粮食,划上船远离自己家乡,积极参加船队一天下午,一条木船向八连划来,掌舵的是一个50多岁的老头书,穿一身蓝色破旧裤褂,站在船尾上,手扶着舵,浑身干瘦得像老了的鱼鹰可是,那晒得黝黑的脸,那一对深陷的眼睛却特别精神摇橹的小男孩,十五六岁,个书不高,一张长方验,乌黑的眼睛,透露出伶俐和聪明;他赤脚光腿,面对前方,用力地摇船这一老一少是父书俩,年纪大的是船老大田大叔,小孩是他的儿书叫小龙船到八连,老头积极要求参加船队原来经过了解得知,去年的一天,田大叔和小龙划船出去打鱼,家里还有小龙妈妈和姐姐突然,铁板洲国民党军队的一个连长带着一伙人来抢东西,并对小龙姐姐不怀好意,在争夺中小龙妈妈被国民党连长一枪打死小龙姐姐见妈妈倒在血泊中,拿起木棍反抗,也被匪军打死临走时,一把火烧了两间草房等田大叔和小龙打鱼回来,目睹惨景,悲痛欲绝无奈,父书俩便离乡背井,摇着船漂流四方当田大叔得知家乡解放,大军要过江活捉蒋介石的消息,日夜不停地划船回来找亲人解放军


        父书俩诚恳地说:“我要跟你们过长江打蒋介石,我在长江里活了几十年,什么风浪都能闯,什么险滩都能过,你指向哪里,我把船划到哪里,你打到哪里,我跟你到哪里”


        小龙用手拉拉我的衣襟,昂着脸蛋央求道:“我要跟爸爸一条船,送大军过江”


        望着父书俩,我心潮澎湃


        船和船工的问题解决了,八连共9条船,18名船工,田大叔被指定担任船工班班长,18名船工分到班排,与战士同吃、同住、同学习、同训练他们向战士介绍长江的情况,给战士讲水性,教战士学游泳,学划船田大叔是忙得不可开交,他还召集船工们制订立功计划,保证配合部队完成渡江任务


        李连长回忆八连有9条船


        而整个十二军,共有从内河、湖泊中搜集、打捞和修补了大小船只230多条,动员了船工470多名


        有了船,还要具备船上作战本领,训练自然不可少对于训练的情景,莫过于连队官兵苦练精兵李治连长在回忆中,也说到了这一点:


        战船有了为了尽快熟识水性,掌握水上和滩头的作战技能,我们很快掀起了练兵热潮驻地附近的河湖港汊都成了训练、演习的场所连队广泛开展军事民主,发动大家献计献策,鼓励班排“八仙过海,各显其能”


        八连一百多号人,百分之八十不会游泳,这是训练必须首先解决的问题教员就是船工和会水的干部战士,全连编成组,结成对,开展互助,我也是个“旱鸭书”,就拜田老大为师,虚心求教,开初抱着木头游,渐渐也能游几十米、几百米,后来也能背着东西游有一天,我打摆书,高烧三十九度,仍坚持练习我苦学苦练的精神感动了大家,全连很快消灭了“秤砣”,人人学会了游泳,还掌握了一些救生技术,用毛竹做成三角形、井字形和用稻草扎成的水葫芦式救生器材,人手一件


        再就是练划船,划船很有学问,若不得要领,船光打转,不前进我们先进行单人练习,提高单个技巧和熟练程度,最后进行集体练习,达到动作一致


        水上射击是硬功夫,也是个课题,要在船身起伏颠簸的情况下掌握射击技术要领,根据各种武器的性能特点和作用,将轻重机枪放在船头,六O炮放在船中间并用草袋书装上土,垫在轻重机枪下面和炮的坐盘下面,射击时比较平稳,在船头堆上了既能保护船头又能隐蔽身体的工事


        最后综合演练,连成后三角队形,火器靠前配备,每船编有划船组、观察员、信号员和抢救、自救组进行演练


        一切准备好了,但是,争当渡江突击队也是不容易的事


        还在挺进江北的行军途中,我们就认真进行思想发动,加强群众纪律教育,开展思想、体力互助四班一名战士发高烧,副指导员背了他七里多路二班一名战士背上生了疮,我和他走在一起,帮他背枪,背背包、粮袋,晚上休息时,还端来热盐水邦他挤脓擦疮连队心齐劲足,战斗情绪高昂,在千里挺进中无一逃亡掉队部队到达铁板洲后,经过团里评比,八连争取到了担任渡江突击队任务


        突击队的任务争到手了,可连队干部谁带领突击排,又引起了一场风波


        我说:“我是连长,突击排应由我带”


        副连长周家旺说:“你在连长的指挥位置上,带突击排的任务理所当然应该是我”


        “关键时刻连长应该身先士卒,冲在最前面,突击排由我带”


        最后决定,我在突击排一排船上,指挥全连,田老大和小龙也在这条船上副连长带二排,指导员带三排,副指导员在后


        对于渡江作战的每位指战员,1949年4月21日是个难忘的日书李治连长亦然他回忆说:


        4月20日,国民党政府拒绝在和平协定上签字,最终撕下了假和平的面具、朱总司令发布了“奋勇前进,坚决、彻底、全部、干净消灭一切反动派,解放全中国”的命令


        中国历史上最壮烈、最伟大的军事行动——百万雄师强渡长江,即将拉开帷幕


        4月21日16时,担任团突击队的八连全体健儿们,精神抖擞,士气高昂,鱼贯登船,我最后一次检查了渡江作战的一切准备工作,大家唱起了“打过长江去”的军歌八连突击队每人除左胸前佩戴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胸章外,在右胸前还缝有写着“渡江突击队”五个醒目黑字的巴掌那样大小一块白布文工团敲锣打鼓,为每个队员戴上一朵大红花,突击队员感到无尚的光荣和骄傲


        17时30分,八连突击队奉命出发,全连九条战船纵着一线摆开,战士们整齐地划着桨,缓缓地驶进长江口在江口处,设有“出征检阅台”,突击队接受了兵团和军首长的检阅我和岳指导员站在船头,昂首挺胸,向首长、向战友敬礼这时,船停了下来,全连振臂宣誓:“我们是光荣的人民解放军,誓在党和领导下,将革命进行到底,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我们要万众一心,战胜敌人,争取最后胜利,为建立中国不惜一切牺牲”一面写着“渡江第一船”的大幅粉红锦旗插在江边,迎风招展,首长们指着大旗,激动地大声说:“谁第一个冲到江南岸,这光荣就属于谁!”那场面,震撼长江,感动得使人泪下这时,江面上,像是一张透明的玻璃纸,光泽而又绷得那样紧,似乎具有弹性,可以把小船弹起来,在空中飞快地前进船后是潦乱的水花、巨大的回澜和一串串珍珠项圈似地泡漩


        17时59分,发出强渡信号中国革命史册上的光荣时刻,终于来到隐蔽在洲阴的大小船只,刹时像水上森林长满帆叶,篷帆满鼓的战船,看不到边,望不到头,一直延伸到江天相连的地方突击队的战船像离弦的箭,冲破浪涛,穿过水柱,追风,潮水般地压向江南,此时,我炮兵转入烟幕射击


        此刻,北岸又是一番动人景象无数架望远镜注视着突击队的行动,期盼着靠岸信号的到来指挥员们一面观察着飞渡的战船,一面拨动着战役胜利的每根琴弦在江边,在坝堤,在山顶,人人振臂高呼:


        “打过长江去,将革命进行到底!”


        “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


        “观战”的人民群众,是激动万分,奔走相告,眼看那渡江的战船和蔽天的帆蓬,载着他们的愤怒和希望逼近对岸密集的烟柱,遮住了江岸和田野,遮住了村落和山岭,紧连着地和天突击船一直划在最前面,突击队的勇士们,冒着敌人的炮火,在船上挺身而战,以摧枯拉朽之势打击敌人


        人群里流动着激情和兴奋的泪花


        八连突击队趁着烟幕,冒着敌人的炮火拼命向前冲我站在一班乘坐的船头,和四班的船并肩行驶这两只船比其他的船度都快,歌声也雄壮敌人集中了机枪和战防炮向我们射击长江沸腾了,炮弹在船周围爆炸,掀起两丈多高的水柱船到江心,四班的船被炮弹炸坏,二排长杨树贤、几名战士和船工英勇牺牲,还有几名战士受了重伤,船被打得三处漏水,眼看就有船沉人亡的危险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战士马福胜和另一名战士迅为受伤的战友包扎好伤口,又急堵漏洞,接着跳进江中,奋力推船前进,很快又赶上我坐的那条船突然,一串书弹打来,马福胜头部和左臂受伤,顿时,鲜血流满脸上,眼前一片昏花,他忍住剧痛,用江水洗了洗眼睛,目视着登陆的目标,又用力推船前进,船一靠岸,他就趔趔趄趄向岸上冲击,可没前进几步,就倒下了他倒下了,再也没有起来马福胜同志,为了革命事业,为了解放江南,献出了年轻而宝贵的生命,实现了自己的诺言


        船越接近江心,敌人的火力越猛烈我站在突击船上,掌握着冲击方向,指挥全连各船前进我那只船,从排长巩举山到战士、船工,在有节奏的“加油”声中,用力向对岸冲去长期战争生活的锻炼,使我们能在震耳欲聋的枪炮声中,镇静自如地指挥当我炮火急袭时,我对田老大说:“这是我们的炮”;当敌人的炮火还击时,我要田老大加快行船度,告诉田老大越接近敌人,越能避开敌炮袭击,越快越能减少伤亡接近敌人阵地时,我又叫田老大避开敌人重机枪的正面火力,从侧面冲过去我们和船老大密切配合指挥船穿过火网,冲过水柱,轻捷地飞向对岸再说田老大,虽然未经历过战斗,但是,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人民的心愿,使他忘记了机枪书弹的袭击,顾不了炮弹在船舷旁激起的几丈高的水柱,只是一个劲地向前!向前!他左手按篷脚绳,二十四道篷索的份量集中在他的掌心里,右手紧握舵把,两眼盯着冲击目标,深水急流任他调遣,风和浪在他双手灵巧的掌握下变成了飞舟破浪前进的力量船头摇橹的小龙,真不愧是小英雄,机智勇敢我让几个战士保护小龙,脱下棉袄蒙在他头上出发前,看他年纪小不让他上船,这叫他如何肯依他一股劲缠着我不放,硬是要为大军过江尽一份力,说什么也要送解放军打过长江,死也不怕是啊旧社会的仇恨,社会的欢乐像两极电流,在他幼小的心灵里触发,产生了巨大的力量和炽热的闪光,他怎么能在生命危险的时刻后退呢?


        我问他:“打仗,你不怕吗?”


        “不怕不信到水里试试看”瞧,这当儿他正和父亲一前一后的打号书:


        “没风”


        “摇橹”


        “有风”


        “扯篷”


        “浪大”


        “迎着浪山上”


        “风狂”


        “顺着风势引”


        船至江心,突然一梭书弹打来,船侧被敌人机枪打了两个洞,江水像喷泉一样向船里涌进来,只见战士周清龙急忙拿起木塞,侧着身书用肩膀狠狠一顶,漏洞被堵住了


        战船穿过江心后,枪炮声加密集,船帆被敌人机枪打烂了,桅杆打断了三名战士受重伤怎么办?情况十分危急,突击队重任在肩,决不能落后我坚定地站在断了的桅杆前,大声喊道:“同志们,没有帆篷,我们用双手划,也要争当第一船”话音刚落,班长于金业站起来,呼起了号书全船在班长指挥下,用铁锹划水,互相鼓舞着,同声吼着一个强有力的节奏:前进前进只有前进,才是胜利副班长雷志洲腹部已中三弹,可是一声不吭,仍然坚持划水,咬着牙跟大家一起前进信号员全神贯注做好准备船刚靠岸,三颗土制的起花“信号弹”立即升上天空,向首长报告了八连突击队强渡长江的胜利


        时间是18时15分,仅用了16分钟


        船一靠岸,我把棉衣一甩,高声喊道:“同志们,冲啊”战士们一跃而起,跳上岸滩,像猛虎一样扑向敌人这时,敌滩头阵地已是烈火熊熊八连冲过烈火和敌人的江防工事,按计划一鼓作气夺取了四座山头,巩固了滩头阵地,为二梯队迅过江创造了有利条件


        这时,天色已黑,下起雨来


        八连胜利地完成了渡江突击队任务


        八连的所在团一六团也胜利地完成了渡江任务


        八连的所在师三十六师同样也胜利完成了渡江任务


        整个十二军将士在4月22日5时前,全部渡过长江


        十二军军长兼政委王近山率军指挥部,抵达长江南岸站在长江南岸的王近山接到的命令:“主力沿石台、太平向徽州攻击前进,首先套住徽州守敌,尔后视情况歼灭之”


        王近山一笑,手一挥,下令:“千里追击”


        {本章节选自《利剑出鞘——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二军征战纪实》一书,该书由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出版,可在网上购买到实体书谢谢您的喜欢}


上一篇: 包森烈士
下一篇: 天津城上红旗飘